起來!自願為奴的人們——讀《自願為奴》

法國作家蒙田(Michel de Montaigne, 1533 – 1592)在隨筆集中曾提及一個名字和一篇文章:波埃西(Étienne de La Boétie, 1530 – 1563)的〈自願為奴〉(法:Discours De La Servitude Volontaire;英:Discourse on Voluntary Servitude )。

波埃西經歷文藝復興時代,身為社會上層階級,面對專制君主的強勢統治,以及教會之間的衝突所引致社會的動盪不安,〈自願為奴〉正是對當時政治和宗教霸權作出深刻批判。
「所有的統治(包括暴政)都是建立在人民的同意中。」

他要叩問的是:「為甚麼人們會同意暴政的存在?或甘願成為被政權奴役的人?」對於統治者來說,如何令中下層民眾「自願為奴」,其中有四大理由:第一是「習慣」,只要令當代人習慣被奴役,下一代便「自然」會因潛移默化而接受壓迫為正當而合理的狀態,失去真正嚮往自由的人性本質。第二是「以奴隸的方式教育」,一旦接受這種教育的洗禮,人們便會失去反抗的勇氣,更會仇視社會上少數勇敢抵抗強權的人。第三是「愚民或過度安逸」,只要大眾生活得以享受各式各樣的娛樂,統治者營造社會和諧安樂的氛圍,人們就會沉醉於享樂而放棄對抗。最後則是「造神」,透過一套官方的歷史論述、社會主流媒體傳達信息,將統治者塑造成為國為民的英雄人物,鼓吹個人崇拜。

單憑統治者由上而下施行的手段,實在難以將群眾牢牢掌控。因此,社會上仍有少數人會願意為專制統治者服務,其中關鍵是「利益」。這些人樂意支持壓迫和剝削的社會狀態,因為在這過程中他們會得到並維持他們的利益。

身處21世紀的香港,對照作者提出人們「自願為奴」的理由,似乎依然完全成立。筆者曾與教師朋友討論共產黨執政的前景,朋友說對中國民主化抱持樂觀和希望,因為當人們的生活水平提升,自然對自身所應有的人權或政制的改進,有所期望和要求。然而,若以波埃西的論點而言,民主是否真的會「循序漸進」而來?或退一步說,自由、民主和法治的社會制度,是否真的會成為民眾渴望爭取的理想?對筆者而言,答案不是如此樂觀。

近年來香港人面對關於政治的壓力,此起彼落,香港公民社會的力量是否有所擴大?抑或在抵受壓逼和進行反抗之際,逐漸失去前行的方向和動力?這問題比一次選舉的成敗更重要,但願香港人的意志,仍能堅持不懈地尋找反抗的空間,而非淪為「自願為奴」的命運共同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