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年輕教師放手大幹一場

近年在網上很多年輕教師的討論,大家都盡說「年輕」,卻沒有論及到底多大是年輕呢?感覺上自2010年講「80後」開始,對80後的討論仍然感到是「年輕」的。其實到今年2017年,最年長的80後已經37歲,90後亦差不多都是成年了。有志者已在教育界中,尋找自己的位置。

「年輕教師」正在做甚麼呢?很可能是合約教師或教學助理,運氣好一點的,也許得一個常額位置;運氣差的,或載浮載沉,每年轉校,苦惱徘徊於是否繼續在教育界發展當中。部分已年近30歲,可能職業穩定了,有部分在升職的路上,但間或聽聞,學校的不信任、不重用仍多,認為年輕人未成熟,不敢放手,也未必重視同事的意見。

社會轉變得快,近兩年香港社會有不少新的年輕政治人嶄露頭角,有如日中天,亦有悄然消逝,社會評價也兩極。使我想起,在19世紀中,日本在歷史大變動之間。舊有維持數百年的德川幕府,在西洋船堅炮利、國內新思潮蓬勃、各方志士急於救亡當中走向覆亡。活躍於倒幕維新運動,後來活躍於政治舞台的大久保利通和日後成為首任總理大臣伊藤博文,當時不過20餘30歲,已是一方領袖。被暗殺的本龍馬,於提出了堪稱後來日本政治綱領的「船中八策」時,亦不過34歲。

不少年輕教師在業界整體不穩定中,奮力尋找自己空間。有時或出於誤會,感到自己不被信任。在社會急劇轉變當中,掌握新思潮和教學方法的,卻也是年輕教師。委以重任,多加參考,或嘗試放手,讓年輕教師發揮活力。事,也許就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