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青教師的潛在力量

當下的年青教師,大多面對合約制度的束縛,既無穩定的工作環境,亦需接受工作表現欠缺客觀的評估標準,感覺彷彿漂浮在大海中的孤島之上。作為八十後的末流,筆者歷經三間學校的生涯:從官校、直資到津校,由教學助理、副教師到合約教師。今天已踏入第五個開學的九月時節。

翻開筆記簿,我重讀起一段自白:「卡繆所說的『反抗者』既追求改變,又接受現實畢竟有限:沒有一次便成功的革命,沒有一次便成功的實驗;啟蒙不會一蹴而就,呼喊也需等待回聲。」在變幻莫測的時代裡,我相信留下來的少數年青教師,必然是經歷重重考驗而練就出一身好功夫。教育專業是永恒的尺度,持守原則必然是核心價值。年青教師需要的是聯繫個人專業的平台,分享教學心路歷程的空間,共同砥礪的社群。

過去一年,筆者參與過樂施會的教師專業發展計劃,與一眾來自本港、澳門的年青教師研習公民教育,到訪越南考察貧窮、氣候變化和公平貿易等議題,將非政府組織的教育理念嘗試融入學校常規課程;又與一眾志同道合的教師(「教育工作關注組」),共同編著探討通識教育處境和發展的文集(《守住這一代的思考:給公民社會的通識教育》2016年7月出版),認識了支持公民社會的出版業前輩,更感受過將理念付諸實行的經驗。而上星期,由香港通識教育教師聯會聯絡,我到訪香港紅十字會人道教育中心,親身體驗了該會新設的「戰區90」探索活動,更有幸與組織策劃者和義工們作出深入交流,反思人道教育問題。

我相信,教育不只是學校裡的一份工作、課室裡的一節課,而是有更多在生命歷程中探索的可能,這份生命力,正正是年青教師的潛在力量,讓前線同工得見希望之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