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分之一的旅遊

總是希望放下一切的工作,隨心的到外國旅遊。有的同工朋友把日程排得密密麻麻,有的就只是去到目的地才慢慢決定。取決於個人的心態,是基本的安全穩妥,還是隨心而發。

但每次被海量的工作所壓迫時,總會想起旅行之美。也許筆者我是一個隨心之人,總不想預先訂好行程,只是訂了大約的機票頭一兩日的住宿便算。按著「三分一定論」準備,是以前的大學老師教授的理論,簡單來說可算是三分一可準備的、三分一不可準備、三分一留白。把定論扭轉來硬用,就變了三分一預定行程、三分一天時地利、三分一完全唔準備。聽起來變得有點不合理,但對自己卻又變得很新奇,就算去同一定地方,也會變得每次也有獨特的體驗。

趁年輕還受得住機場、通宵轉機趕車、步行數小時,回到大學窮遊之路也算不錯。也許之前的例子太激進,總會「天氣不似如期」,到了目的地才發現天氣很差,隨心把留白的編個行程,再訂酒店,走一條未太準備好的路,沿路一邊問當地的朋友,一邊體驗不同的文化。也許你會質疑,在大城市未必可行,個個是冷漠的、有機心的,但並不如此。所謂的冷漠可能只是你過份準備、過入保障自己。往往因此錯失了一些深度遊的樂趣,變了留於表面留於別人為你準備的一切。這當然自己必須有一個開放的心,及基本的準備及對地區的認識。

回到教學上:就如帶學生活動一樣,就算多萬全的準備,也會有變數。最好也會留三分一的空間給同學自行發揮,讓他們有獨特的體驗,不至於一色一樣死板活動。為了提升同學的興趣,三分一也許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