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黃顯華教授相遇 —— 讀《觀想學習》

上期專欄,筆者分享參與會慶酒會的感想。本期還想再談,遇上黃顯華教授的經歷。當天黃教授專誠出席,更帶了幾本新作到來——《觀想學習——古今中外名人終身學習的啟迪》。他一邊享用茶點,手裡則提著新書,更說特意送幾本給教協同人。
學期快將結束,也是時候反思一年來的工作。筆者到教協有為圖書坊訂購此書,單是翻閱教授的序言,也足以讓我輩反思。他提到在七十年代任教小學時,有位神父送了他一本巴西教育家Paulo Freire的名著“Pedagogy of the Oppressed”(中譯本:《受壓逼者教育學》)。這本書影響了他的一生。Freire的核心理念是期望師生透過對話促進學習。誠然,終身學習絕不應只是一個口號:若教師能作為學習的實踐者,相信學生定能感受到學習的價值。

黃教授在十年前開始展開一研究,深入探究怎樣才是真正意義的「學習」。2014年,他在內地出版近74萬字的著作,題為《現代學習與教學論:性質、關係和研究》。後來,他將原來每篇幾萬字的章節,重新改寫成幾千字的文章,最後得出《觀想學習》這一小書。全書均圍繞三大核心問題:(1)學習的「性質」是甚麼?(2)古今中外有哪些人物的「學習觀」值得參考?(3)未來的年輕人需要具備怎樣的「核心素養」?

通識科檢討正進行得如火如荼,筆者就借此機會分享書中對通識科的評論。首先,作者引用台灣學者黃武雄的分類,指出通識科屬「經驗知識」,而傳統學科屬「套裝知識」(或「罐頭知識」),前者透過師生實踐達致融會貫通,而後者大多是由教師「依書直說」。其次,通識科對教材靈活運用,不倚賴內容較單一的傳統課本,實為教學提供相當大的自主空間。第三,師生之間的互動機會多,對培育分享文化有莫大幫助,學生更可訓練為「習慣勇於發問」的主動學習者,改變固有純粹接收資訊的模式。最後,筆者認為對革新香港宏觀教育生態有關鍵意義的是,通識科十分重視教師團隊的合作和持續學習,讓不同學術背景和個人特質的同工,能夠在通識的平台上各展所長,對於建構一個具真實價值而全面的學習經驗,絕對是不能被其他學科所取代的。